♞N_MARK

aph英厨,全职王吹,exo勋兴饭,林彦俊灵魂粉。

随便写写,文笔不精,多多指教。

【狄芳】落花知不知(1)


——————

“你叫什么?”

“元……元芳……”

“知道秘密太多,会付出代价哟。元芳你怎么看?”
——————

李元芳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尽量放轻自己的呼吸,脚步慢慢挪动,直至墙边停下。他微仰起头,咽了一口唾沫,又深吸一口气,想缓解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

墙后是一个连环杀人案的逃犯,有一定身手,很在行脱身,因此他必须要保证手里的麻醉镖一击命中,也正因为如此才要这般小心翼翼。

李元芳是在寻找一个最好的发力位置,能保证命中和以防万一利于脱战的位置。他选择了那人身后的这堵墙。

这人现在还在戒备,李元芳需要等待,等待一个那人稍稍有一丝放松的时刻。他想着等抓住了他,要好好跟他算一笔账。

李元芳作为长安密探,工作就是抓捕罪犯,其中不乏一些逃犯。没智商没身手的逃犯不需要他费事,但就是这种有头脑身手矫健的让他大费心思。

虽然不见得他圆满完成工作后狄大人会给他改工资评定。李元芳无奈。

要算账是因为,李元芳在暗中跟了他五天,这五天,这逃犯硬是把从长安城到这个偏远小山村五十公里的顶多两天可以到的路程绕路走了足足五天,行动极其没有规律,害得他滴水不进粒米不食,五天都没怎么睡觉盯着他。

李元芳觉得自己的肚子貌似饿到没有知觉了。但是以前又不是没挨过饿,何况魔种的身体还是比人类耐力好,他自诩还能再撑三天。

嗯,这次回去一定要让狄大人给我涨工资。哦对了,要让狄大人请我吃大餐!

突然一阵振翅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那是一只寄居在这里的家燕,巢就在他头顶上。于是不幸的,从燕巢上掉下一小块土块,刚巧砸上了他耳朵上的金色铃铛。

顿时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墙后那人惊觉般站起,警惕地问:“谁?!”

李元芳从来没这么讨厌过燕子。

他迅速蹿出,甩手就是一个飞镖,却因为体力问题动作停滞了一下,飞镖没射中,反而被那逃犯扔出的飞刀刺中了右臂。

他闷哼一声,又是几个飞镖甩出,将后面窗子弹起关上,断绝了逃犯后路。

逃犯聪明,自然知道撞窗而出需要时间,而且在他转身的时候李元芳会有很多机会刺中他。所以……

所以,他是要杀了我吗?李元芳想着,避开逃犯开始变得凌厉而刀刀致命的攻击,凭借着身子小巧的优势在房间窜来窜去,寻找逃犯的死角。

那些派去追捕他的人,不是没找到跟丢了,就是被杀了。可见,这人心性狠辣。

这样的人,不绳之以法,会祸及更多的百姓。

李元芳缩进一张破旧的床下面,趁逃犯回头之际,将麻醉镖甩出,成功刺入逃犯的脖颈。
逃犯应声倒下,李元芳松了一口气,钻出床底,想站起来走向逃犯却踉跄了一下。

刚才神经紧绷没感觉,现在一放松,感觉全都如洪水涌来。饥饿、口渴、浑身肌肉叫嚣着疲惫和酸累,以及还在流血的右臂的疼痛,仿佛要把他吞没。

李元芳觉得,自己当年领着弟弟妹妹们过的那段苦难的日子,还没有现在狼狈。

李元芳摸了摸耳朵上的铃铛,苦笑。

狄大人啊,这次还真是你害我这么惨呢。

他还记得,最初遇到这个强迫症到极点的男人时他在树上无意间帮了女帝一把,当时这个男人嘴角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让他脊背发凉,但后来他心甘情愿追随这个男人,保护这个肯接受他的长安城。

是什么时候下定决心的呢?

李元芳陷入沉思。

……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