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_MARK

aph英厨,全职王吹,exo勋兴饭,林彦俊灵魂粉。

随便写写,文笔不精,多多指教。

【狄芳】落花知不知(4)

……

“啧。”李元芳死死咬住下唇,想让自己的神经紧绷些,好不至于昏迷。

他拖着疲惫不堪伤口还隐隐作痛的身子,一步一蹒跚挪动步子,向前走着,还拉着那个罪犯。

他不能昏过去,至少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或者,找一家客栈、医馆。

他一步一步走,努力睁开快要阖上的双眼,思绪却总想着那个处处对自己好的男人。

初见时让他不寒而栗的男人。

从未觉得他是个可恶的魔种的男人。

给他亲手系上那颗铃铛的男人。

还有……喜欢扣他工资的男人。

他觉得自己快疯了。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他心中充斥着,但也支撑着他向前走。

——想见他。好想他。

又走出一个拐角,他终于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一袭白衣,身后背着剑,喝着酒吟着在不久之后将会脍炙人口的诗句,他不算陌生的人。

沉着的心放下来,他再也承受不住困意,双眼闭上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他就想,啊,在这地方能碰到他也算是我运气不差。他听见了那一声带着诧异的话:“小耗子?!”

李白表示,他只是突然诗兴大发想找个偏僻的地方喝酒作诗而已。
——————

……

“怎么样?”狄仁杰看见神医扁鹊出来,便上前询问。

“问题不大,他就是长途跋涉太累了。他需要休息,暂时不要吵他了。”扁鹊简单地说明了情况,“我开个单子给你,待会儿拿去煎药给他喝。他怕是要染风寒,何况还有伤口,发了炎就不好了。”

“嗯。狄某代元芳谢过神医了。”狄仁杰听说自家密探没有危险,松了一口气。

扁鹊好笑的看着他,道:“代?不用了,到时候里边那位醒了,就用他的工资请我喝酒吧。”

……看来,认识狄仁杰的人都知道,他家密探的工资永远是个无底洞。

“我看到他那样吓了我一跳呢,突然冒出来晕过去。”在一旁的李白晃了晃酒袋咂咂嘴,颇有些酒没喝够酒袋却空了的遗憾,“你这小密探真敬业。”

敬业?

狄仁杰眯了眯眼睛。考虑着要不要改天教教小密探什么叫安全第一。

突然三人听见屋里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狄仁杰率先疾步进了屋,扁鹊和李白随后。

他睡的并不算久,李白连夜带他过来,中途他并没有醒来,离现在也就算睡了七个时辰——不要挑战青莲剑仙的速度。

他睁开惺忪的双眼,看到的却是熟悉的摆设,意识在恍惚了几秒后终于回来,哦,我这是在狄府。

他看见狄仁杰推门而入,哑着嗓子喊了一句“狄大人”便被狄仁杰打断。

“哪里不舒服?”

李元芳摇了摇头,张口想说什么却又是几声咳嗽,最终还是哑着嗓子:“我想喝水……”

被狄仁杰轻轻扶起来喝完了狄仁杰端来的水,他终于感觉好受些,也不那么困了。

“元芳谢过李大人、神医大人……”李元芳眼睛扫过一脸笑意看着他们的李白和扁鹊,道了声谢。

“医者本分。”扁鹊点点头,嘱咐道,“这两天多休息,再饿也不能暴饮暴食,慢慢调理几天。”

李白到没这么正经:“小耗子我救了你诶!记得你欠我一壶美酒哟~”

李元芳笑了笑,眼睛弯弯。

他又看向扶着他的狄仁杰有些冷的面容,心想着这下工资又泡汤了。

自己为了做任务几夜不回府还弄了一身伤,狄大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元芳。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安全第一。”狄仁杰话音有些冷,但心里却是后怕。如果他真的不敌罪犯,而……

“行啦,冷着脸对着人家想像什么话。”李白一脸明了的笑意,“还不知道是谁刚才担心的要命呢!”

李元芳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狄仁杰,后者有些恼羞成怒,那总是冷淡或伪笑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

“我……”

“哦~长安不苟言笑的治安官脸红了!”

“你!!”

扁鹊笑着看他们两个斗嘴,李元芳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阳光正好。又是一年之中的花期。

君情,落花知不知?

其实知与不知,对于李元芳和狄仁杰来说,都不重要。

有些事情不需要开口,他们也彼此知晓。

落花知不知?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

是什么呢?

看,梨花开的很漂亮呢。
——————


至此全文完结,谢谢点赞评论的小伙伴们~~心里暖暖哒!!今天很晚了呐,明天再放一个满口玻璃渣不算番外的番外(笑)

那么,再一次的,这里小痕,请多关照!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