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_MARK

aph英厨,全职王吹,exo勋兴饭,林彦俊灵魂粉。

随便写写,文笔不精,多多指教。

【狄芳】等

·个别情节请参考《落花知不知》
·不算是落花的番外T T当成一篇玻璃渣就好T T
·小虐怡情(笑哭)

——————


……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

“你是谁?我以前在长安从未见过你。”一个年轻的公子对着树上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说。

这个人最近总在这一带逗留。说来也怪,这么炎热的八月,这个人还披着斗篷,看不清容貌。

“你在干什么?”他问。

那人沉默的看了年轻公子很久,然后抬头仰望天空,伸出手遮住刺眼的阳光,说:“我在等人。”

“等人?你已经等了好几天了吧,等到那个人了吗?”年轻公子诧异。

“没有。”

“他经常失约吗?”

“……他从不失约。他不是个会失约的人。”那人沉默了半晌,“他不知道我在等。”

年轻公子语塞,他实在不懂这个怪人的话是什么意思,刚要劝他回去又听见他说。

“何况……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为我停留半分步伐。”

他从没有停留下他的步伐,不管是为了谁。

他总是坚定自己的信念。

你以为他的语气仿佛充斥着苦涩和怨愤,但细听,却发现这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一句话,只透着淡淡的平静。

年轻公子抿唇半晌,继而抬头对他说。

“那你愿意下来,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那人眯了眯眼睛,看着公子与某人相似的面孔,没有说话。
——————

今天全城的百姓清一色的穿着黑白悼服,全城的百姓都自愿七天不食荤,只为悼念一人。

那位,仅仅在近天命之年便病逝的清官狄仁杰。

送葬的队伍很庞大,女皇说了要厚葬。

他真心待百姓,百姓也真心待他。其实百姓就像镜子一样,他们虽读书不多,但憨厚朴实,待人真诚,但也是最直接的,你怎么对他们他们就如何对你。

而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隐于狄仁杰下葬的地方不远处的一棵梨树上,直到送葬的队伍走了许久,他仍坐在树干上,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远处,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走来,依旧是桀骜不驯的挺拔身躯,背着一柄长剑,手里拿着一只酒葫芦。

“怀英啊……”

“怀英,为何如此早便离开了呢?太白还没有跟怀英你喝够酒。”

“我又写了一些诗句呢,你要不要听听?”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将进酒…杯莫停……”

那字为怀英的人却再也不会说上一句话了。

那小小的身影这么想着,听着李白的诗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经历的多了,所以人也变冷漠了吗?

他苦笑。

“下来吧。”许久没有说话,李白的声音有些沙哑,冷风将他仅存的那丝醉意吹走。

自知瞒不过他,他从树上一跃而下。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日。”

“你去看他了吧。”李白又抿了一口酒,说到。

“嗯。”

“……小耗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冷淡了。”李白叹了口气。

他没说话,连个“嗯”都没有了。“小耗子”,多熟悉的名字,却被时间的洪流狠狠卷进名为回忆的陈旧盒子,上了一道心锁。

看世态炎凉,懂得也懂了,不懂的也懂了,人生莫过于此。

“当初,你为何要走呢。”李白留下了一声叹息,转身离去。他知道,李白再也不会回这座城了。

他想回答李白最后的问题。但他嘴张了又张,最后可悲的发现,他没有任何的语言可以回答。

问世人情为何物,只道是辛酸。

……
——————

魔种寿命比人类长。

魔种不会变老。

魔种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所以他们被嫉贤善妒的人类所唾弃和敌对。

他翻身一跃,翻过偌大的府墙,凭着记忆摸黑找到了他想找的房间。

他看着从里面落了锁的门,抿了抿唇,从半敞的窗子进入。

他没有刻意放轻的动作不出意外的惊醒了床上病重的男人,男人感受到了窗子开大蹿进来的凉风,眯了眯眼睛,问了一句“谁”,却没有起身的力气了。

那是他熟悉的男人。曾经和他一起办案的男人。送给他铃铛的男人。

他摘下帽子,脱下斗篷,露出清秀的脸颊,以及那对大耳朵。

铃铛声响了又响。

……

“……你回来了。元芳。”

男人笑了又笑,却没有力气将那小小的人儿抱入怀中。

“狄…大人……”他似是不习惯,但却又坚定的喊了一声,“狄大人!”

男人笑着闭上了眼睛。

他等到了。

等到了二十年后的一声熟悉的“狄大人”。他等到他回来了。

其实他一直在等。

世人只知狄仁杰二十多岁迎娶一位窈窕淑女,诞下一子,英年早逝。

却不知他心只在一人身上,那人早已离开他二十年,而他终于等到了他。
——————

“你说的那位清官,叫什么名字?”

年轻的公子对这个人曾经跟随破案的人很感兴趣,但奈何这人并没有说出他和那清官的名字。

那人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不愿多说。

年轻公子虽遗憾,也没有多问。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反问。

“在下狄念芳。”
——————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