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_MARK

aph英厨,全职王吹,exo勋兴饭,林彦俊灵魂粉。

随便写写,文笔不精,多多指教。

【林秦】我家的狗取向不正常


(本款糖果使用说明)

*拟物化神奇脑洞慎进!

*人物极度ooc慎进!

*大宝第一人称,一发完,小短篇!

*最近特别喜欢林秦这对啊~杂食的我默默潜水了好久终于决定来发文hhh

*脑洞来自于看到的“密林菇”太太的一张警犬和猫的照片,借梗请见谅

*这里杂食cp的小痕~请多关照~那么,食用愉快!

——————
(1)

我叫李大宝,是个美丽又机智帅气的法医,我有一条从弱不禁风瑟瑟发抖养成现在上房揭瓦到处撩妹的警犬,我叫它叫涛涛。

涛涛乍一看特别帅气——好吧好吧它的确比别的警犬帅多了,俩眼炯炯有神,身形矫健,肌肉饱满——当然,这是从小奔进厨房叼肉跑练出来的。

但我最近特别苦恼。我家涛涛最近不知道咋了,食欲不振,蔫头耷拉眼,两眼无神,大有一副弃妇之相。

我去问了队里我不在的时候帮忙照顾我家涛涛的兽医小王,然后终于得知,我家涛涛!终于!迎来了!人生的春天!!

涛涛如此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两个星期,突然有一天我浇花的时候探头往花园一看,涛涛的眼神是如此炽烈!

我以为它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即将开始一段美好的爱情,欣慰的将目光顺着它看去的方向转去,结果我整个人虎躯一震。

——邻居秦大妈家的黑猫明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趴上了我们家花园的围墙上,优雅的舔着爪子。

要说这猫特别神奇,除了秦大妈谁都别想近它身,就喜欢整天趴在院子或者墙头晒晒太阳,舔舔爪子,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动动,走路都能走出来T台风,标准的优雅猫步。

还有最变态的一点,这猫喜欢吃鱼和老鼠,喜欢就喜欢吧,灭灭鼠灾也是不错的。可问题是它特喜欢抓到了老鼠或者鱼之后用爪子划开肚皮,把内脏什么的都扒拉出来,血流一地,手法利落,我总感觉跟我们法医的解剖差不多……

我又看向涛涛。

涛涛看着明明眯着眼舔爪子,尾巴摇了摇。

涛涛看着明明把尾巴立起来轻微摇晃,长大了嘴哈喇子都流下来了。

涛涛看着明明跳下围墙走了,可怜兮兮望眼欲穿。

哦我的妈,涛涛你怎么了?!对面秦大妈的猫是公的啊!!你眼瞎了吗!!就算你瞎了,连狗和猫的物种都能混乱了吗!!你应该找个漂亮的狗老婆甜甜蜜蜜滚床单生包子!而不是一副痴汉样看着人家一只公猫!!

我家的狗取向不正常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捂脸)。

“……”我非常和蔼(?)的说了一句,“狗娘养的!!”

咦,有什么地方不对......?

——————
(2)

自从发现了明明的存在,涛涛就开始沉迷追爱日渐消瘦。

然而我也静静的看着它一步一步走向脑残的深渊。

先是每天早上一大早就起来冲向厨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走我的小鱼干,再跑向邻居秦大妈家门口把鱼干献给睡眼惺忪的明明,好一顿爱心早餐!我特么好感动!

但是,你能不能别拿我的早餐追老婆?!

然后又是在中午热的汗流浃背的时候缩在蚊虫倍多的草丛里看到路过了老鼠一爪子拍下去叼着尾巴就献给懒洋洋晒太阳的明明,好一顿爱心午餐!我特么好感动!

等等…狗拿耗子……

之后又是在傍晚把花园里老子我辛辛苦苦一心一意培养的红玫瑰咬断一枝叼着特别绅士特别浪漫地献给一脸诧异的明明,好一个浪漫告白!我特么好感动!

你竟然到现在都没意识到你是条狗它是只猫!你俩别说性别一样了,特么都不是一个物种好吗!!我为你的智商感动!!!

涛涛如此莽撞的行为不仅没有赢得明明的心,反而把明明弄得看见它的眼神就如同看见一个智障,走路都绕着走。

你看看人家多理智!!你看看你!!

于是涛涛心伤了。于是涛涛不开心了。

……于是涛涛把我家纯皮沙发挖出一个个充满悲伤的爪印。我的心就如同我的沙发一般悲伤。

……于是我终于决定直接跟秦大妈交涉安排它们相亲。

…...于是秦大妈看我的眼神也跟明明看涛涛一样,如同看见一个智障。

……呵呵,秦大妈的眼神刺激了我。我在考虑要不要给明明下点儿药直接送进洞房生米煮熟饭。

开玩笑,宝哥我还是很理智的!你们要相信我!!

——“明明,来,姐姐给你吃美味的小鱼干啊~”我一脸和善(?)的微笑,把一碗掺了某神奇的药粉的小鱼干递到明明面前。

……明明低下头闻了闻。

明明抬头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明明扭着腰走了,留下我在原地石化。

卧槽!你个死猫!你给我过来!!你竟敢蔑视你宝爷爷的尊严!!

——————
(3)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秦大妈儿子在上海打拼不错,买了套房,让秦大妈把这边的房子卖了过去住,秦大妈的儿子却是对猫毛过敏,秦大妈放心不下明明,只好把明明托付给我。

我一脸认真的握着秦大妈的手,表示我会好好照顾明明,大妈却一脸鄙夷的对我说:“你别把它掰弯就行。”

……大妈,你好超前,这词儿都知道。不过大妈抱歉了啊哈哈哈哈这事儿着我这是不可能的我最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掰弯它!

明明不情不愿地从秦大妈的手上被我接过抱在怀里,尾巴低低的,情绪不高。

我就知道刚经历了生离死别的小动物们内心是十分脆弱也是十分容易培养感情的于是我把它扔到了涛涛的窝里,惊醒了昏昏欲睡的涛涛,一脸懵逼的看着明明。

哈哈哈!你宝爷我多高明!!

于是我就静静的看着涛涛手忙脚乱地绕着趴在地上不高兴的明明身边跑来跑去,一会儿伸出舌头温柔地舔舔明明脖颈上的毛以表安慰,一会儿又把比它小好多的明明罩在身子下面怕它冷,一会儿又在地上打滚卖萌逗明明。

……看着看着,我突然拿起了涛涛的狗粮吃了一口。

明明在我家住了下来,为了更好培养它们俩的感情,我直接让明明和涛涛睡一个窝。

嘿嘿嘿,都说感情是睡出来的,宝爷我为我的智慧仰天长笑。

……可是我突然发现,涛涛以前吃一个月的狗粮两个星期就没了,原因是有一半都被我吃了。

——————
(4)

涛涛被派去执行一个缉毒行动,跟毒贩进行了打斗,右前肢被匕首划了一道不算浅的伤口,血是止住了,送回我家的时候特别虚弱,侧趴在窝里,尽可能地不压右前肢。

然后我看见明明站在它旁边看了一会儿就跑出去了,只有我默默感慨革命尚未成功仍需努力,把一碗狗粮放在涛涛面前。

涛涛刚想起来吃一口,明明从窗户跳进来,把一只新鲜的、还在抽搐的老鼠放在涛涛面前。

我:“…...”

其实,涛涛真的是条狗。

我默默的在心里说。

明明又蹲在涛涛右边,伸出小舌头有些笨拙但很仔细地轻轻舔舐涛涛的伤口,涛涛受宠若惊,但低头闻见老鼠味儿还是迟疑了一下。

然后它看了看细细舔舐它伤口的明明。

然后它一脸悲壮地把那只老鼠给吃了。

……真的不会拉肚子吗。我默默捂脸。原来这特么就是爱情的力量。

我端起刚刚给涛涛倒的狗粮,一扫而空。

——————

评论(16)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