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_MARK

aph英厨,全职王吹,exo勋兴饭,林彦俊灵魂粉。

随便写写,文笔不精,多多指教。

【林秦】《一生》(短篇)

·抱着头发不敢说话x后天考试啊考试怎么办......来发小短文冷静一下......最近真是写不出什么东西了呢......话说上次同党们真的不要太给力!破200喜欢我好感动~
·短篇,甜,ooc有慎入。
·
愿你们安康。
.
.
.
.
林涛搓了搓冰凉的手,脱了外套掀起秦明裹着的被子就往里钻。

感受到寒气的秦明不满的轻推了他一下,但林涛不仅没出去还嬉皮笑脸用冰凉的手环住了他的腰身,紧紧扣住,动弹不得。

秦明能感觉到背后林涛有力的心跳。他微微有些局促,张嘴话却没有了强硬的意味:“……放开。”

林涛什么都没说,只是笑,又紧了紧环住他腰的手臂,好像吃定了他不会真的发火。

多年的老友,彼此相知甚深,现在却又成了以爱为名。

“起开。”想到当时林涛还傻傻把他和大宝推在一起他就来气。音调不知不觉冷硬起来。

“宝宝~很冷的~”

“有暖气。”

“暖气哪有宝宝暖和呢!”

“……滚。”

林涛笑眯眯地抬头吻了吻秦明的耳廓,感受到了那耳廓慢慢升温的势头,心中如吃了蜜糖一般甜。他伸出一只手,与秦明的一只手十指相扣,拇指却一下一下摩挲着秦明的无名指根。

秦明努力忽略掉耳廓上微凉柔软的触感,没怎么在意林涛手上的小动作,轻闭双眼也没在反抗背后那人的拥抱,等着入梦。

迷迷糊糊间,他听见林涛说。

“后天春节。我们回家吧。”

他还没来得及应声,睡意把他狠狠拽入梦境的深渊。

家?

那是我二十年前就失去的东西。

……真好啊。

二十年后,林涛又给了我一个家。
.
.
.
秦明抿着唇,低头不敢跟面前二位老人对视。曾经幼小的他一直被林涛父母照顾,心里本就存在感激,而林涛在今天——万家团圆的春节向二老出柜,无疑又让他感到深深的愧疚。

就好像——二老辛辛苦苦半辈子培养出来的希望被他窃走一样,让他更加难以言说自己的歉疚。

林涛紧紧握住他手的手心汗津津的,秦明能感到他的紧张,可他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也没有立场去说。

良久,林母笑了笑,同意了。

林涛忍不住的开心与喜悦想与秦明分享,却还是将目光转向自己的父亲。

“林涛。一个警察的职责是什么?”林父曾也是一名出色的警察,此刻被岁月打磨的没有了棱角,脸上也多了几条令人无奈的皱纹。

“维护社会治安!保大家!”

“那小家呢?”

“也要维护好!”

“林涛。秦明这孩子从小受苦了。你要是不好好顾这个小家,我不仅为了让我那九泉之下的同事安心,就算为了我养出这么个没有责任的儿子,我也会打死你!!”

林母瞪了林父一眼:“吓唬孩子干什么。林涛,小明要是在你那里受了委屈,你看我不饶了你!”

这是同意了。林涛笑嘻嘻举了举跟秦明握着的手,可怜兮兮地吐槽了一句到底谁是你们亲儿子,然后又郑重的说了一句。

这是我的老婆。是我下半辈子的宝贝。我当然会用心护着他。

秦明微微红了脸,轻咳了一声甩开林涛的手,小声回了一句“谁是你老婆”,把林涛逗笑了,一把抱住秦明不撒手,在父母面前也不嫌害臊。
.
.
.
上天欠秦明一个家。

二十年后,林涛还了秦明一个家。
.
.
.
林涛单膝跪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眼眶慢慢湿润了。

林涛一点一点将那枚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然后笑着说。

你知道吗,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你看,这戒指多适合你。你戴上它,这就说明你是我的了。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终掉落下来,被林涛吻掉。

别哭啊。他听见林涛这么调笑。你后悔了?别啊,我还要爱你一辈子呢。

他第一次主动抱住了林涛,想从中寻求安慰,林涛也紧紧把他护在怀里。久违的安全感终于让他的最后一丝防线崩塌。

他也曾是个喜欢跟爸爸妈妈撒娇讨要玩具和糖果的孩子。只不过是命运的无情让他不得不让自己变得更坚强。

但他也需要有人陪伴。他也需要被人爱。

幸运的事,他找到了那个人。

那个,能爱他一生的人。

林涛。
.
.
.

——————

(顶锅盖跑x)

评论(14)

热度(127)